主页 > 国际课堂 >议员路烂灯坏威胁安全 官民须齐力解决民生问题 >

  • 议员路烂灯坏威胁安全 官民须齐力解决民生问题


    2020-08-06


    议员路烂灯坏威胁安全 官民须齐力解决民生问题

    议员路烂灯坏威胁安全 官民须齐力解决民生问题

    路面车流繁忙及长期积水,破坏路面。

    巴生谷作为一个大城市区,却有很多地区面对路烂、街灯失灵等事故,还有很多停放路边已久却未获处理的废弃车,影响市容之余也积水滋生蚊虫。

    根据《》抽样向不同地区人民代议士和政治领袖时,他们表示生活中这许许多多的民生问题并非一朝一夕形成,也绝不能只靠政府或相关单位处理,而必须是全民参与,大家共同维护及保护环境。

    他们说,好比路洞处处的问题,一般都会获得地方政府即时抢修,以顾及道路使用者安全,不过记者据观察,这似乎与事实不符,因为路洞问题严重影响道路使用者安全,更曾发生路人撞到路洞受伤、昏迷甚至死亡的意外,但迄今仍解决不了。

    受访地方领袖声称,路烂不是单一因素造成,包括重型车辆及车流频密行驶、铺路技术问题、雨量过多、公用事业承包商疏忽重铺路面等等,地方政府一般会视路况采取抢修行动。

    “如针对普通的事故,一般是在1至7天维修,至于较严重的路烂情况由于涉及技术性维修及用较大,需要2至3个月时间,通过部门开会、确认、招标及施工。”

    提到重铺道路,他们则坦言基于经费问题,除繁忙道路或主要道路有定时重铺外,其他住宅区或支路都按照各区情况,以严重的优先重铺,所以部分地区须等上两三年才重铺。

    至于招贴除不尽,他们说纵然各地方政府已用尽办法,包括加影市议会自聘承包商、吉隆坡市政府厅成立特别小组实行“你贴我拆”、巴生市议会和警方联手,由后者提控阿窿招贴印刷商突破执法困局等等,都是易守为攻的策略,也或多或少减少了招贴处处的现象。

    议员路烂灯坏威胁安全 官民须齐力解决民生问题

    很多地区面对路烂、街灯失灵等问题,影响市民安全。非法招贴随街挂,也影响市容。

    加速采行动鼓励向负责单位投诉

    民众受促积极针对周边民生问题向相关单位投诉,以便快速,有效采取行动。

    受访的代议士和地方领袖说,不少向他们投诉的民众,不曾尝试向相关单位投诉,因此处理这些投诉时,因是经过另一层传递,较耗时间。

    他们鼓励民众尝试自行投诉。例如街灯故障,可根据柱子上的号码及路名,向相关单位投诉,以便当局掌握正确的位置信息,派员查看。

    另外,废弃车也是地方政府常面对民生问题,由于涉及私人车主原因,地方政府不能随意拖走停放在一边轿车。

    地方政府需按程序,先发出警告,待一定时限后,再采取拖走行动,待特定时日没人到来认领,则会报废该些轿车。

    马华金銮服务中心副主任赵启兴:旧社区易被遗忘

    蒲种区的确常有很多路烂、街灯故障等问题,有的是年久失修,也有因发展区原因,重型罗里辗坏或承包商疏忽造成。例如一些道路维修后,承包商在重铺道路随便,连排水系统都堵塞了,造成路面积水容易损坏。

    发现旧社区很容易被遗忘掉,在蒲种有多个老社区长达16至30年没有被重铺道路,例如甘榜甘丹重组村自1981年开始,没有重铺道路,路面破损多时。

    另外,在街灯方面分多个管辖部门,若是主要大路一般是公共工程局建设,混凝土柱子,漆有蓝红,印有“15454”投诉热线的街灯都是国能拥有;而地方政府一般是采用铝柱的街灯。

    通常会在接获投诉后,把问题转发给相关部门跟进,官员都会在短期内解决。只是很多时候,民众怕麻烦,不清楚该向什幺单位投诉,加上国语不灵光及不懂如何表达,而喜欢通过政治人物去投诉。

    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中央拨款不够用

    州的道路维修费是由中央政府拨给州政府,再交由地方政府去分配,但中央政府给予的拨款相当少,根本不足够应用,有的地方甚至是地方政府出钱修补。

    同时,我国道路分为联邦公路、州际公路、地方政府公路等,而联邦公路的一切维修与保养开销由中央或公共工程局管辖。

    惟很多时候,大家搞不清道路权限,包括地方政府也需向公共工程局查询,才能了解该路监管单位;例如沙登新村大街就属于联邦公路,地方政府无权插手抢修,需征询中央同意才能施工。

    由于相关修路拨款不足,当局是根据州议员或县市议员的建议,以情况先重铺较烂的道路。居民若对住家附近道路建设不满,可向州议员或县市议员投诉,以便他们提呈资料,排队等待拨款重铺道路。

    士拉央市议员游佳豪:拖走废车招标卖

    轿车一般都有主人,市议会不能随意拖走路边停放的车,除非阻碍交通,或是违例泊放,只能发出罚单。若轿车长时间没移走,将在轿车镜上张贴为期两星期通告,提醒车主把车移走,否则将拖走该车。

    期限过后的废车都拖放车库停放,待一定数量后,通过招标程序,让人以低价把废车买走当废铁变卖,官员也需向警方备案,报废该车。

    废车存在原因除要有两种,一是偷车,二是维修费高,车主宁弃路边;市议员每星期可拖上5至10辆废弃车,也试过一次拍卖掉80辆废弃车。

    但执法官员人力及车库空间有限,无法长期着重废车处理,大多数只能针对严重阻碍空间的轿车采取行动。

    同时,有许多人对报废车程序不清楚,包括轿车报废后,该送去那里回收及处理?在地方法令方面,也没有相关废车处理条例,无法针对故意弃车车主开罚单或征收清理费。

    希望中央政府能针对轿车的处理,有相关法律管制及处理。

    士布爹区国会议员助理蓝诗琳:严重烂路需招标修

    选区内路烂问题在投诉后,隆市政厅都有采取行动抢修,尤其是一些小洞的破损,会在我们投诉后,于一天内修好,若是较严重大洞,则有可能需要招标,有可能耗上较长时间。

    尽管如此,市政厅会先采取短期方案,作出临时修补。不过,重铺道路则少之又少,除非大选前,就有许多花园会重铺道路。

    此外,主要大路一般保养工作达标,至于住宅区巷子或支路较受忽略,但整体道路还算可行驶。

    据了解,市政厅每年会给每选区分配拨款,若有些较破烂的路需要重铺,则需向官员提出,由他们纳入明年财政预算,但一般大工程需长时间等待,例如大城堡一处沟渠常逢雨淹上路面,在投诉两年后,今年终获得拨款提升。

    服务中心曾接获来自沙叻秀新村摩托车骑士的投诉,指路烂造成摔倒意外,投诉后也有采取抢修。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