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国际课堂 >金车文教基金会:【陈恺静 >

  • 金车文教基金会:【陈恺静


    2020-05-29


    金车文教基金会【陈恺静-漆画创作展】崩坏中昇华的阿修罗场金车文教基金会:【陈恺静
      展期

      日期:2018-01-06 ~ 2018-02-25

      地点

      金车文艺中心南京馆

        陈恺静-漆画创作展崩坏中昇华的阿修罗场
        展期:2018/01/06 –2018/02/25
        开幕:2018/01/06 (六) 15:00
        时间:週二至週日11点至18点
        地点:金车文艺中心南京馆
        地址:台北市中山区南京东路2段1号3楼
        服务电话:(02)2562-8629
        官方网站
        陈恺静,以漆画之美诉说生命中的阿修罗场

        漆艺创作的过程,宛如是经过一场阿修罗式的拉锯修练,漆艺的美感除了来自珍贵的媒材,并且深藏创作者的耐心与爱,是从时间中沉澱而来。

        ---

        《夜之迴圈》与《春樱拟色》是创作者陈恺静令人印象深刻的两件漆画作品。漆艺发展初始遍及东亚,在日本发展到极致,再传到欧洲。20世纪初开始发展出漆画画种,特殊的工法与技术,创造出许多可能性。而在陈恺静的作品中,更是可以感受到台湾创作者所赋予的独特风格,看似寻常风景的池塘与鹅,梅花、小鸟与猫,带给观者的感受却已跳脱日式的漆艺风格,陈恺静的作品以朴拙的台湾小角落,融合了优雅的古典欧式配色,以及细緻的浮世绘文人氛围,大胆而鲜明的构图更是让观者久久无法忘怀。
        严谨的漆画工法
        在日本,製作严谨的漆板,基本工序已有24道,但除了最基本的漆板製作,还需各种色漆髹涂、变涂、蛋壳、螺钿贴付、金属平脱、镶嵌、莳绘、沈金等技法交互运用,最讲究的轮岛涂漆器到製作完成可达上百道的工序过程。温度必须控制在15 -32℃ ,相对湿度75-85%,整个流程都必须小心呵护控制,漆艺的美感除了来自珍贵的媒材,并且深藏创作者的耐心与爱,在时间中沉澱而来。
        与漆艺的相遇
        在大学时期,陈恺静已经学习过多样的创作媒材,从雕塑、陶艺、金工、竹编,却一直遍寻不着适合自己的创作媒材,直到2007年至工艺研究发展中心学习金工课程的同时,才无意间发现漆艺课程的存在,因为浓厚的兴趣而继续延续创作,她觉得颇有相见恨晚的感受。

        后来也才发现:「因为漆艺本身无胎体,它作为表面修饰、保护的壳层,因此雕塑和陶艺的基础,让我得以在漆艺中的脱胎成型中,自由运用;金工和竹编亦能成为承载漆艺的特色胎体,种种的转折都成为漆艺创作的养分,本次以漆画创作为主,是希望能在画幅中传达更多的叙事细节,局部浮雕般的『高莳绘』和种种媒材、技法造成的质地,沟通现实与延伸向画中的路径。」

        融合了多年学习的诸多技巧,并持续以漆艺创作,得到韩国清洲国际工双年展、日本石川国际漆展入选,以及德国红点设计概念竞赛红点奖。并由文化部所属工艺研究发展中心补助日、韩参访展览,在国际参访的过程,看到很多传统或创新的漆艺创作、材料,并与创作者邂逅对话,感受跨国界对于漆艺创作的坚持。陈恺静今年度也继续与日籍沈金艺术家鸟毛清学习沈金技法,看到职人将一辈子付出在单一技法上的决心,跨越语言障碍,为了漆艺的传承与学习而努力,感受漆艺的学习是一条无止尽的路,因为媒材的複杂,必须不断校正与熟悉。
        漆酚,引起人体过敏的罪名
        生漆中漆酚引起人体过敏的这条罪名,自从工艺史开始运用这种媒材以来,就广为人知,在中国古代除了涂布人体,造成肿痒溃烂的修罗地狱成为一条酷刑;春秋战国时代的刺客豫让,也曾使用生漆毁容,以利行动。陈恺静说起自己首次接触天然漆时,是班上过敏最严重的学员,双手臂不断肿胀到几近成倍,流汤发热,连精神都萎靡。台湾漆艺人间国宝王清霜老师偶来巡堂,看到之后笑说:「金厚啊!漆爱妳才咬妳,阮老了漆陇不爱咬了。」一句话让她从似刑罚般的过敏地狱中清醒起来,咬牙继续撑下去。
        梵语「阿修罗」
        梵语「阿修罗」存在于六道轮迴之中,个性善恶交杂,因生前个性时善时恶,好斗、善嫉、多疑、易怒,男丑女美并具有法力,一辈子面临善恶交战的情境,于是他们可以生为天、人,但一念之间的恶又让它们堕入畜生道或鬼道。「阿修罗场」如今常被拿来形容骚乱争斗或情感关係错纵複杂的场面。
        从生活中体验出的阿修罗哲学观
        这次的作品主题为阿修罗场,实是系列创作前后,同时学习韩文时学到的词彙,用以形容人类的争斗混乱场面,陈恺静认为,这和她以往认知的阿修罗神祇模样有很大的落差,原来阿修罗的善与恶、崩坏与美感,都存在她的周遭。

        「无论是教书或创作,观察我最喜欢的自然界生物,或者是与人相处的过程。人际关係不论亲疏,为了情感的拢络或各种生活目标,产生交叉纵横的斗争与索讨。自然界的生物,跟随季节变化,有不同的植物与昆虫繁衍着,美丑不一,为了生存而努力着,可能必须为觅食而厮杀、设置陷阱、诱惑对方,成就延续生命的火苗。甚至当自己面对自我的情绪,也常常在剎那之间善恶生灭,矛盾不已。」陈恺静在背山面河、墓园、汽车旅馆、教会、佛堂与工厂在附近交错的八里工作室,两猫陪伴,心中颇有如是感受。于是在面临了诸多内外在的拉锯矛盾后,便开始创作色彩鲜明、技法繁複的阿修罗场系列。

        漆艺创作的过程,也宛如呈现一种阿修罗式的拉锯修练:原料的漆酚造成皮肤过敏时仍然必须坚持创作;漆层必须温溼度俱足才能良好地乾燥;绘画的加法之外,漆画必须经历研磨的减法,作品与双手如同浸淫在颜料泥浆中,来回往复才能完成。种种矛盾带来漆画和其他媒材截然不同的效果。透过複杂的漆艺技法描绘阿修罗场景象:如动物之间的狩猎意图,或觅食的过程,亦有人与植物、或人与动物的互动,以及经历外在或内心战争之下造成的难民肖像。
        结语:陈恺静-以漆画之美诉说生命中的阿修罗场,进而刻划并形塑成当今展出各幅画作的缘起。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