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奇相机 >《与自己相遇》:一定要出现「小三」才叫「外遇」,真是如此吗? >

  • 《与自己相遇》:一定要出现「小三」才叫「外遇」,真是如此吗?


    2020-06-10


    谁先外遇?

    一般人谈「外遇」,通常是指先生跟外面的女人或太太跟外面的男人发生感情,似乎一定要出现「小三」才叫「外遇」。但是真的如此吗?

    大家都「窄化」了外遇,很多人以为所谓的「外遇」是指另一伴与异性有了感情;其实不然。外遇对象也可能是同性,例如女(或男)人遇到同为婚姻或事业失败的女(或男)性友人,当彼此愿意倾听对方的心事,在对方无助时伸出援手、提供温暖,他(她)们也可能发展成婚外情。

    我在这里广义的谈外遇,泛指专注于工作或个人嗜好以致忽略了另一半的精神需求,不在意另一半的生活、感受,在某种程度上,这也叫「外遇」,例如旅行外遇、逛街外遇、打电动外遇、露营外遇、健身外遇……还有一种属于「艺术外遇」,指另一半喜欢独自听音乐、看画展、看电影……为什幺他们不喜欢有人在旁分享呢?答案常常是另一半走不进自己的生命,或是你没让对方走进你的生命,所以当你独行,某种程度是危险的讯号;当你沉浸在自己的领域,已经离开另一半了。

    其实投入工作并没有错,热衷于宗教活动也没有错,喜欢艺术也很好,可是不能像上了瘾般的把所有的心力都放在那里。当你忽略另一半的精神需求,沉浸在自己的爱好,那就是我所谓的外遇。

    工作与另一半,孰轻孰重?

    上课时,岳稜主动提起自己的忧郁症,愈晚愈难睡,常常失眠。

    我问:「你平常在上班吗?」

    原来岳稜从事服装设计十几年,自己开了一间小公司,每天早出晚归,花很多时间与客人讨论设计、款式和材质,回到家都很晚很晚……

    我再问:「你什幺时候开始睡不着?什幺原因导致你失眠?」

    她的情绪骤降,低声说:「我先生外遇了……」说得有点难为情。这现象很正常,我遇到很多类似的个案,鼓励她继续讲下去。

    岳稜说:「我们念大学就认识,是班对,感情很好,婚后生活美满,同学都说我们是『神仙眷侣』。后来我找到非常喜欢的服装设计,客人很满意我的服务,由于跟老闆理念不合,我就出来自立门户,生活变得更忙碌。就在一切都不错时,我怀孕了,没多久,先生就外遇,我崩溃了,开始不好睡,过去美好的时光几乎一笔勾销……」她气先生背叛婚姻,愤怒之余也把这股怒气转嫁到尚未出生的孩子,「要不是你,我早就离婚,一走了之……」好像是这孩子阻挠了自己的未来。但她又心知肚明孩子没有错,发完脾气,对孩子感到抱歉,生活处在矛盾与困惑中,闷闷不乐、食慾不振。她白天工作很疲倦,晚上失眠症状愈来愈严重,只好求助于医生。

    「医生怎幺诊断?」

    「医生听完我的叙述说是『忧郁症』,就开药给我吃。」

    她吃了药仍睡不着,医生就加量,但不见改善,这情况已经持续好多年。她跑过很多地方,看了不少医生,甚至求神问卜,帮助都不大。后来经由朋友的建议才报名上我的课。

    我听完她的故事就忍不住笑了出来。

    她面露不悦地问:「老师,您笑什幺?」

    我说:「是你先外遇的呀!」她听了很不高兴,提高声调反驳:「我哪有?」我说:「你专注于服装设计,投入大量的时间在工作上,几乎每天加班,冷落在家的先生,那不是工作外遇是什幺?」

    她一听,整个人愣住。

    我反过来问岳稜:「如果你先生像你一样,着迷于自己的工作,下班得晚,回到家筋疲力竭,而待在家里的你遇到困难,因为等不到另一半协助你解惑,这时有人向你招手,对你嘘寒问暖,陪你用餐谈心,你会不会靠过去?」

    她说不出话来。

    我找几个同学出来「体验练习」。

    第一个练习的场景在店里,有客人A和客人B。

    服装设计师正帮客人A设计衣服,每个细节都不放过,弄得很仔细,消磨很长一段时间……我问坐在椅上等很久的客人B:「你是什幺感觉?」她回答:「我会吃醋、嫉妒、生气。」接着抱怨说:「我挪开其他行程跟她约好在这里,她忙到没时间理我,我可能就不等,找别家了。」

    第二个练习时,我请出三位学员,一位扮演她自己、一位扮演她先生,另一位是所谓的第三者。

    先生準时下班回到空蕩蕩的家,这时太太还在店里忙呢,直到晚上十点,先生好不容易等到太太下班,他白天在公司因与主管意见不和,心里有些委屈想跟太太说,但太太实在太疲倦,完全听不进去,「你不要烦我,我很累,我要睡了。」几个礼拜后,先生向办公室一位女性同事(第三者)倾吐,他想,反正太太很晚才回家,乾脆跟她约在外面吃饭;女同事

    善良体贴,对他呵护备至,果然……

    我觉得第三者未必是她先生想要的,但在那当下,女同事接纳他理解他支持他,先生不知不觉就靠过去了。当另一半对外面的人动心起念,外遇的危机就出现了。

    岳稜不服气地说:「我要养家,我的薪水比他高很多,他应该要体谅我才对啊!」

    我说:「你希望他体谅你,那幺你体谅他了吗?只有你加班才辛苦吗?你在外面工作何尝理解在家里的人翘首盼望你回家与家人团聚的心情,家人也需要你关爱的眼神啊!」

    讲到这里,我从她脸上的表情发现,她从来没想过这些。

    我继续说:「就算你的收入比较高,但孩子从保母家回来是先生照顾,如果光是你赚很多钱而不维繫家庭的和谐,这个家成不了一个完整的家。当你觉得先生离你愈来愈远,你有没有想过,也许是你把他推得愈来愈远了?!

    当你把他愈推愈远时却又希望他忠心耿耿,我觉得在婚姻生活中,你希望他像一只狗,不是一只猫,猫很有主见还自由些;你把这只狗绑上一条鍊子,你想放长就放长,想拉短就拉短,你不允许他按照自己的方式行动,只能按照你的方式行动;但你忽略了,你的另一半不是狗。有一天,当外面有人接近他,关心他、呵护他,给他好吃的,他可能会挣脱鍊子,尾随而去……因为没有谁愿意过这样完全按照别人掌控的方式过生活的。」她听了默默地点头。

    工作,是逃避关係很好的藉口。很多工作狂,你觉得他们是因为在工作上很满足,还是因为在家里得不到满足,相较之下,发现工作更吸引人,公司比家更好,因而愿意留下来加班呢?

    有些人回到家,和另一半话不投机半句多,无法聊心事也不能和谐共处,那幺下班后仍留在公司就不是必须而是逃避。我们会发现很多人不是真正在做事,可能在公司消磨时间或打电动。

    听完我扩充「外遇」的概念,岳稜知道是自己跟工作的外遇造成先生跟另一个女人的外遇之后,看待先生外遇这件事就多了一份理解和体谅。那些烦扰她的问题突然解开,第二天上课竟然迟到了,她带着歉意微笑着说:「昨晚太好睡,我根本没吃安眠药就睡着了,一觉到天亮。」

    身体不会骗人,当她改变对外遇的看法,整个思维也跟着调整,因为自己错在先就不会那幺责怪先生,甚至对先生有一点点的愧疚,当她不责骂不生气,心情就放鬆;从一个「长期失眠」的状态到「一觉到天亮」,表示前一天的课对她已经达到效果了。

    其实迷恋工作与忽略家庭都可能是婚姻的杀手。可是这忽略一不留意就会变成小火燎原,所以我们要随时随地保持觉察:不要因为善小而不为,平常的一句「谢谢」都能促进夫妻的感情;也不要因为恶小而为之,以为只是情绪上的发洩,接下来却需要很长的时间弥补。

    太投入宗教之后……

    某日上课来了一位穿着套装和高跟鞋的女性,后来得知她是一家企业的领导。外表看起来自信且快乐,但我特别注意到她身边坐着一位看起来小她十几二十岁的小男生,感觉两人互有暧昧。

    后来她的先生也来上课,一位医生,长得很体面,我们聊了几句,他为人善良,谦恭有礼。这对夫妻都年过半百,看得出经过很多历练,从外在条件看,他们是很登对的夫妻。

    上完第一堂课他过来跟我聊了几句,「天啊,这所有的思维跟我原有的想法完全是两回事……」他坦言当天的讯息让他无法承受,得回家花一些时间消化。他们唯一的儿子在读高中,高中毕业要上大学的那个暑假也来上我的课。

    那天在课堂上有个「体验练习」,医生举手说着感想,感动到自己都哭了。他说:「我选择的角色是父亲。」当年他们好不容易有了第一个孩子也是唯一的儿子,当他出生时,因为早产需要住进保温箱,老婆还在病房,他每天骑着脚踏车从家里到医院隔着玻璃窗看自己的孩子,那时孩子的生命迹象尚未稳定,所以他只要看到孩子「呼吸」就放心了,接着去病房跟太太说「孩子没事……」他的心思回到那当下,因为身上涌动满满的父爱,他被自己当年的行为感动到哭了。

    我跟这对夫妻熟识之后,先生邀我去他家,备妥好茶招待我,接着跟我聊佛法。原来他是个虔诚的佛教徒,近年来潜修佛学,家里有个用隔间隔开的佛堂,每天念佛经,他喜欢谈因果,常向大师请益。言谈中他知道第三者的存在。

    「你的课是太太坚持要我上,感觉是为分离做準备,但我不能理解。」聊天中,恰巧他太太过来问关于念高中的儿子的事,他敷衍几句,太太则悻悻然离开,他继续聊佛法,我们继续喝茶。

    我没有探究他们家庭出现的问题,我觉得每个人都可保留自己的秘密。但听得出来这几年他们都封闭了自己丰富的情感。

    聊着聊着,他提到文化大革命时,担任军医的爷爷被打成黑五类关进牢里。小时候父母把二姊送到爷爷奶奶家陪他们,当时只有这位五岁多的二姊可以送饭到牢里给爷爷吃;但二姊送饭时得经过地下室一段很黑很暗的通道,一路忍受大人的羞辱、嘲弄,二姊曾说,她宁可做任何事也不想去牢里为爷爷送饭,但如果她不送饭给爷爷,爷爷可能会饿死在牢里。

    文革过后,二姊回到家,但个性古怪不合群,其他兄弟姊妹都讨厌她,只有他体谅,想为二姊做很多事,希望她快乐,「我很纳闷,我对二姊这幺好,她为什幺始终闷闷不乐?」

    我借用惠子的一句话回答他:「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你只按自己的方式希望姊姊快乐,并没有真正理解她过去的辛苦和现在的需要;或许二姊只是需要一份尊重和独立的空间,和你想给的并不一样。」

    我很巧妙地从这里回头谈他的家庭:「这就好比你想用自己方式爱老婆,可是她感受不到,因为你不知道她真正需要的是什幺样的爱!」

    「她需要什幺?我真的不知道。」他把夫妻关係合理化为因果。我说,如果要追溯因果,今天的果就是过去的因。

    我觉得这个家庭面临的是「宗教外遇」的问题。

    我问他:「当一个女人爱不到自己爱的男人时,会做什幺?」

    他反问我:「会做什幺?」

    我说,她在家里面对信仰不同、兴趣不同的先生,当她得不到关爱,可能会把自己的爱投射在工作;如果工作上得不到满足,可能会把情感转向孩子;但孩子大了,到国外念书,她可能把心力转向宠物,宠物也许愿意安静倾听她的心事却无法与她交流,更抚慰不了她内心深处真正需要的,包括身体上的需要。这时,外面男子一个不小心的撩拨,管他年龄差距,最后可能就发生我们眼中的外遇。

    我完全体谅他太太的无奈与孤单,「你在家里弄个佛堂,佛堂有个门槛,几乎把所有人都隔在外面,即使太太想亲近你却感觉一尊佛在那儿,一般凡夫俗子爱你有多痛苦啊!」我说这里,他就哭了。

    如果夫妻两不敢把真正的话表达出来,但每天下班都要走进一个屋子,他进佛堂她进工作室,这两个在事业上都很有成就的人,却促成一个错的家。

    很多人认为只要外遇对象不是人就有很好的藉口——我没有真正发生外遇。另一半也一样,只要外遇对象不是人都可以接受。

    但我觉得宗教外遇更甚于其他外遇,有些有名的宗教在你遇到困难时成为避风港,大家趋之若鹜的在这个团体找到归属,甚至藉由宗教团体行救援或善事得到很多回馈和回响,当你的价值存在了,你在团体得到谅解了,但是回到家里却得不到相等回报时,你反而更会把宗教变成你的家,甚至把家里的财产往宗教搬,离家就愈来愈远了。

    繁华世界里的外遇

    除了宗教外遇,还有旅游外遇、艺术外遇等等。譬如在家里感受不到温度,与另一半几乎无话可聊,于是开始利用周休二日规划短程旅游,揹着背包去爬山、游览风景区,或者搭车、骑自行车、开车,独自一人出游。

    在外面他们才找到了自己,因为心灵有了安顿,被大自然接纳,被美景接纳,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们觉得很愉快,慢慢的出游次数增加,甚至跨越到别的县市或其他国家。

    这些旅程,他们都是独自行走,由于离家,他们藉由大自然找回了自己与自己连结的空间,渐渐的规划每半年长程的旅游,例如到京都赏枫、到北海道赏雪景、澳大利亚看春天、到欧洲看古堡……沉浸在大自然的美景中,疏忽了家庭,因为他们的心已经飞向外地,逐渐酿成旅游外遇。

    如果把外面的风景拟人化,雪景是个人、枫叶是个人、高山流水是个人、春天花朵是个人、秋天落叶是个人、冬天雪景是个人、古老小镇是个人、繁华城市……这幺多迷人的景致引诱着我们,怎幺可能不与旅游产生外遇?

    原因正是:在家庭里找不到归属与接纳,无法安身于家。

    我认识一对夫妻,两人对戏剧的欣赏南辕北辙,一个爱歌剧一个爱歌仔戏,家里若放一方欣赏的曲目另一方一定批评。有一次我去这对夫妻家,家里刚好放歌剧,不喜欢的先生就说:「你看,那在叫什幺东西,扯高嗓子尖锐的声音?」但另一半却享受在音乐的旋律里,听到了音乐里的喜怒哀乐。

    喜欢歌剧的太太也喜欢画展,两人相偕外出,太太进去看画先生在外流连,久而久之,太太就一个人看画展,天天迷恋在艺术表演和静态活动里。

    什幺叫外遇?看画展不是外遇,看艺术表演不是外遇,参加宗教活动不是外遇,出外旅游也不是外遇,甚至冲刺事业不会外遇,但是,如果你参与的这些活动已经多过你与家庭的互动,你的情感已经转移到这些地方,就叫外遇。

    夫妻俩之间失去激情,各自被别的东西吸走,对于更有吸引力的外物的热情,超过对家庭和另一半的热情,那就是外遇。

    我们所谈的这些「外遇」,通常都是太在意自己要的而忽略另一半,于是就主动外遇了;从另一角度看,这也更突显伴侣之间的差距。

    差距未必是坏事,但要注意的是,夫妻之间究竟只是短暂的求同存异,两人有共同的生活,尊重彼此的差异性,并允许对方拥有自己的空间?还是完全为了自己的空间而忽略两人的关係?这是值得思考的。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与自己相遇:家族治疗师的陪伴之旅》,心灵工坊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联合劝募。

    作者:赖杞丰

    生活中,每个人都扮演许多角色。
    但若你没有自己,就永远只能活在角色里。
    卸下所有角色后,你……认识自己吗?

    高压教养之下,她不被允许表达真正感受,学会了心口不一……以为是老公外遇引发的失眠、忧郁,孰知关键竟在自己身上?从小厌恶爸妈的相处模式,却在走入婚姻后,赫然发现自己複製他们的行径!

    家,是爱与创伤的源头。本书是家族治疗师赖杞丰多年治疗、教学历程的真诚分享,每个故事都标记着华人家庭的关键字:掌控、权威、以爱为名、义务、父母期望、失去自我……

    赖杞丰从童年痛绝的伤中走出来,陪伴受伤的人找回自己,还有与家人的爱。

    他的学生说:没见过这幺「不正经」的老师。

    他从来就不正经:身为老幺,却中学就扛起家计;在同志议题不见天日的年代,将同志酒吧经营得有声有色;更投身谘询工作,人称「同志教父」。

    四十岁,更大的翻转等着他:一头栽入家族治疗,跟着玛莉亚.葛莫利等大师学习,走上治疗师之路,认真地不正经起来。

    他的教学风格独树一格,嘻笑怒骂,信手拈来。朋友说:「你天生就是要当治疗师的。」他摇头:「我懂那种痛有多苦,我无法替他们苦,但我可以陪伴。」

    光是陪伴,就能打开纠结的心,让改变渗透到身体里,一切便慢慢不一样了。

    本书特色

    最不正经的家族治疗师,最正经的感动分享!直指华人家庭核心议题的疗癒故事,碰触你我心中最脆弱的伤口犀利嘴贱又坚定陪伴的治疗风格,让个案又哭又笑,穿越伤痛遇见真正的自己《与自己相遇》:一定要出现「小三」才叫「外遇」,真是如此吗?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