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专家介绍 >金车文教基金会:【陈妍臻 >

  • 金车文教基金会:【陈妍臻


    2020-05-29


    金车文教基金会【陈妍臻-陶艺创作展】细微末节间的重複现象金车文教基金会:【陈妍臻金车文教基金会:【陈妍臻
      展期

      日期:2017-05-13 ~ 2017-07-02

      地点

      台北市大同区承德路三段131号4楼

        细微末节间的重複现象

        创作者陈妍臻来自苗栗,幼时于乡间田野中成长,她的儿时记忆中,沿着家门口出来即面对着缓缓的山坡,另一边则尽览着广大辽阔的稻田。尚未搬到那喧闹的台北前,她的生活被大自然的环境所环绕着,无论是下课时捡取松果,在经常有昆虫出没的游乐器材区玩耍、去学校后山探险、帮忙家里农务等。

        每逢週末假日,陈妍臻与姐姐们常花约3个钟头的路程,到十公里远的外公家游玩,从田野小径直到水泥砌成的道路,常一路望着天空唱歌、聊天,阅览大自然的景色,因而养成这不经意时显现的习惯:她的目光总会不自觉得,找寻週遭自然环境间的细微变化。

        陈妍臻就读高职时,主修数位媒体动画,当时因缘际会下进入了画室,而开始了纯艺术的学习。这也是她第一次接触陶艺的地方,因为在画室里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日子,日后进入大学时,便更加对陶艺及雕塑有着浓厚的兴趣。大学期间的创作主题,陈妍臻皆以自己为中心发展,来感受家人、朋友及外在,给予她内心的想法,作为起初创作的养份。直到升上研究所后,她渐渐从过往的创作脉络里,挖掘到自己潜意识里一直关注的题材。

        喜欢摄影的陈妍臻,以拍照的方式将生活中美好的事物捕捉起来,将镜头作为她的眼睛,把双眼所看到的事物纪录下来。但对于当下所产生的心情与情感,往往难以呈现在一个画面中,内心的想像更是无法用影像的方式保存。创作,能够使她心中所有想像具体化呈现,而陶瓷这媒材拥有可保存千年的特性,让一瞬即逝的风景、甚至是记忆的消退,不会再因为时间而消逝。

        亲手捏塑的真实感 丰盈了自己
        陶土是陈妍臻人生转折的初始点,代表着新生。初次接触陶艺时,她感受到这媒材竟充满了能量,无论是土本身的韧性,或是她本身的力量,在施做的过程的捏塑、堆砌、刮土的动作,都让她在其中感受到真实的自我。每一次的创作都代表着对自己新的认识,也包含着生活中所带给陈妍臻的感动、体悟,还有挑战。

        「我不喜欢重複,而我的生活和创作中却充满了重複性。」陈妍臻每日从住家到学校之间往返的日常生活,就像是卓别林在《摩登时代 》中饰演的角色般,重複又乏味。即使不是在创作,她也常常轮播着同一首歌、同一齣电视剧,就像上了瘾般的,即便她听过、看过无数遍,还是得要拨放着甚幺,才能够使她的内心感到安定,常常因为循环多次培养了惯性,如果一天没有听、没有看,便会觉得浑身不自在。

        她跟重複不断纠结着,于是她便开始从看似充满重複性的生活里,寻求微小的差异性。就如同安迪‧沃荷的《康宝浓汤罐头》,是生活中常见的罐头食品,也是经常在电视广告中、大卖场出现的大众商品,即便看似重複,其实仔细地检视,当中必然发现有些微的差异。

        习以为常的事情 未必如此
        陈妍臻的创作动机,来自于某次与父亲一起除草时的事件,当中对一种植物所产生的好奇,使她开始注意到:原来习以为常的自然生态象,都是以人为的角度,将它合理、想像化了,察觉了现实上与想像中的差异,当下的打击也触动了她,终于明了到自然之于她的意义。

        当时她在山谷间看到许多树木被藤蔓覆盖着,好似自然编织而成的绿色地毯般,便惯性的将大自然的「美景」视为理所当然。陈妍臻描述了当下的情景,那时父亲教她如何将野樱花树上的爬藤植物除去,她才惊觉一棵树长得再好,若只要被爬藤植物缠住,爬藤植物会为了生存攀爬至树木的顶端,包覆并阻碍树木的生长,使树木被拦腰折断、或是见不到太阳慢慢枯死,无法长久存活。原来这爬藤植物名为「小花蔓泽兰」,导致其它植物难以生存,影响了自然的生态。

        关注日常生活的细微处
        在我们的生活週遭,有许多细微渺小的自然生态,也许大家都曾和陈妍臻一样,不自觉地用人为的惯性将自然的视觉表象加以合理化,将自然美景当作为生活娱乐的一部分,而遗忘其存在的根本价值与意义。陈妍臻也希望透过她的作品,能使观者重新认识生活当中,对生态、对人们而言,最重要的小事。



        上一篇:
        下一篇: